取个认不出来的名

本人萌点关键词:骄傲(傲娇),强大,颜值高
所以,诸君,我喜欢强强

后面磕再多cp,再也没有aph圈曾经的开放感

别人觉得的虐文:CP最后没在一起CP双死死一方永不见面

我觉得的虐文:一方没地位没钱

😓没钱最可怕,开篇没钱的文我一点都看不了,就很现实理想主义

【哈德】耳鬓厮磨

角色属于jkr,ooc属于我

老梗,老夫老妻傲罗哈✘圣芒戈德

4k+的柴肉,炖完感觉差点升华

都懂,苹

我不想试啦……没有试阅了

——————————————————————————

……

……

“一起去?”仍然有一下没一下吻着怀里人的哈利没放手,反而是眨巴着绿眼睛征求自家伴侣意见——征求那个言后之意的意见。
“想都别想,”德拉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救世主,并再次加大力推推救世主让人放手。
“你明明之后几天都是休假的嘛,”委屈地拱拱自家恋人,救世主继续眨巴着绿眼睛试图让某个铁石心肠的人回心转意。
“但我真正能休息的只有明天,”说到这儿就生气起来的德拉科给了自家伴侣一个白眼,“某人到现在连一份财报都看不懂,让我的休息时间除了要处理我自家的产业,还得帮他处理该他负责的那些产业。”
自知理亏的救世主哼唧一声,把那些之前已经惹过自家伴侣生气的诸如“反正那些钱只是放在那儿也都就够用了。”(“把钱放在那儿?!把钱单纯放着?!你这和把钱丢了浪费了有什么区别!”)这些话给吞了回去,但还是不放弃地问:“但你这不是明天也能休息吗,今天晚点没关系嘛。”
“我今天守着我的坩埚6个小时,还夹杂着帮忙处理了三个不知道喝了什么魔药,送来的时候脸绿得和巨怪差不多的傻子,还有两个实验不知名魔法差点把自己送去见梅林的小兔崽子,你还觉得没关系吗?”
现在越发清闲搞得总是想和伴侣贴贴的救世主不满地抱怨:“你不是当初打算的是在圣芒戈待一段时间,积攒一点好名声,就辞职专心管马尔福家的事儿么?怎么现在干得停不下来了。”
“傲罗后勤队长嫉妒啦?”即使到现在,想到救世主在抓完食死徒本来还想继续在一线发光发热——毕竟救世主正值身强力壮,却在抓捕了第一个非食死徒的黑巫师差点导致阿兹卡班的食死徒暴动——理由是打败了伟大的黑魔王的救世主抓食死徒就算啦,居然敢抓完全不是一个level的其他黑巫师,看不起谁呢,而同时巫师届的普通巫师又疯狂给魔法部寄信“我们不能没有救世主保护!”,然后被逼得只能折中当个后勤补给外加制订计划的后勤队长,德拉科就想笑。
“小坏蛋,”仍然身强力壮的救世主捏捏自家恋人的腰,“我看你舍不得圣芒戈,很大原因就是为了可以怼我的傲罗们,还能让他们不敢还嘴吧。”
“我不否认,”德拉科挑挑眉认下指控,同时再次推了推救世主让人放手。
救世主委屈地瘪瘪嘴但总还是心疼自家累了一天的恋人,乖乖放了手,目送自家恋人离开自己的怀抱,然后开始做一些后续的清理工作,并在自家因为想睡觉连洗澡居然都快了的伴侣出来后递上一杯热牛奶。
“没加糖,”德拉科喝了一口尝到没加糖就想把牛奶放边上。
然后被救世主阻止:“要睡觉了还加什么糖,我亲爱的治疗师,你是真的只医人不医己啊。”
看着自家伴侣完全不慌着洗澡就在那儿守着——很明显是要看着他喝完牛奶才离开的样子,德拉科撇撇嘴,却还是两下把牛奶喝完示意守着的人快走。
等哈利洗完出来就看到直接靠着床头睡着的德拉科——很明显是想等等他却实在撑不住睡着了的样子,不由脚步都放轻了几分。
走到床边轻轻把人抱在怀里放平,吻了吻额头道一声:“晚安。”

——————————————————————————

因为写得太烂实在想啰嗦两句球点宽容,我的心路历程:好好磕,想交入党费→同人看太多二设和原设都搞混了→写che吧,可以不用管很多设定(虽然我没真的开过che,但以我阅che无数的经历肯定没问题)→写个两人do的时候都互相争锋相对的che吧→但我又喜欢甜一点两情相悦的,那就老夫老妻一点吧→怎么写得这俩废话这么多→笑死,写得根本没有那种yuwang

本来还想写第二天早上sleeping那啥的,但实在精疲力尽,算了,不为难我自己了……


笑得想死,啥时候云哈=喜欢德拉科的人了吗,看着某站评论区信誓旦旦的讨伐,还都喜欢拿着jkr那句“我不知道怎么会有人喜欢德拉科”鸡毛当令箭,感觉都快闻到酸味了,什么看了书的人怎么会喜欢德拉科,磕德哈,德赫,肯定都是看了电影只为Tom的脸喜欢,然后磕的。

首先,电影难道本来不就是再创作的艺术吗,不然为什么漫威会有MCU,为什么还会同时有蜘蛛侠单独宇宙,喜欢某个演员创作的某版本的某角色≠只因为这个演员喜欢这个角色,演员和角色相互成就咋就成了云的证据,而且就算只因为演员的脸喜欢某个角色又不是啥罪,又不是要结婚,喜欢个好看的虚拟人有啥错呢。

然后,虽然我不磕,但在我曾经HP文来者不拒不知道看了多少的情况下,虽然是,某些文里面有歪曲有抹黑有洗白还有自造梗,但这些写文的太太能完成一整篇几十万字的同人还不会下面全都是ooc的指责,我觉得人应该是看过原著书的吧,而drarry(无差的说),德赫能那么火并且长盛不衰了算是,坐拥那么多同人,(还有很多是英语区,英语区啥意思呢,就是原作本身用的语种不会因为非本土语境看不懂深层含义也不会受翻译影响 )就成了磕的都是云哈了?牛逼啊。

最后,以上言论仅代表个人,也只针对德,某些鬼玩意儿就是不该存在,磕的都是有病(某些毁了平台的玩意儿)

挺好笑的,jkr不喜欢德拉科这个角色,但最后结局自己盖章挺不错的,ab自己说佐助原型是他弟,然后佐助的结局还有不可燃物里面的佐助…………

认真一算其实HP算我入腐启蒙……我入腐好像还是德和被穿越罗的某本小说😓然后我就义无反顾的去磕鸣佐然后入aph了

磕哈德的时候我真的一直无可避免的想到鸣佐

哈和鸣,说真的,挺像的,最深沉的孤独和冷热暴力中诞生的救世主/预言之子,牛逼恩爱的父母但是死得很早,而且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知道自家父母,还能没长歪是真的牛逼

德和佐就差太远了,可是我无可避免将两个CP联系起来却总是因为他俩,都是被姓氏束缚,都是为家族自豪同时背负家族的罪恶,一个是宇智波一族的末裔,一个是马尔福家的独苗苗,这样一说好像也有点像,可也就只有这一点了,德是被家族或者说被家人无比爱着宠着的独生子,在他16岁要被刻上黑魔标记还有妈妈说他只是个孩子,帮他找能保护他的人,到最后虽然那结局比起他最开始是向下不少,但父母都还活着,而佐,有一个优秀的哥哥,无可避免的会被比较会让父亲失望,7岁之前只想让父母夸奖,努力练习努力当最乖的小孩,太乖了,乖到让人流泪,而就算这么乖也没有用,7岁全族被灭,一个人背负着家族家人的仇恨,然后16岁的时候亲手断了自己最后的血缘亲人,在这过程中从来没人觉得他只是一个孩子

差得真的蛮远的,让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想佐不管哪个阶段能像德一点就好了,被家人放在最高位置的宠爱,到最后还能有的家人,他明明所有的梦想都在过去,可其实他的过去比起德来说就像指尖的糖粉和整罐蜜糖,可他却靠着这一点糖粉要过那么久

多年以后入坑哈德,竟然我能有和鸣佐双向代餐感(虽然肉眼可见差得远,从两对CP属性到这两对的个人性格属性,但就是莫名其妙感觉又隐隐相似能双向代……😓可能一部分原因有磕CP的感受太过相似了的原因吧😓当初在火影未完结时候磕的鸣佐,虽然CP不凉,但因为逆家太火,各种被贴脸输出,还有一堆ky在鸣佐刷佐/鸣😓现在磕哈德也是这种样子……但我一点也不怀念这感觉

想磕双和尚,有没有这样的文呜呜呜,如果是法海唐僧鉴真啊什么什么的crosscover同人就更好啦

码了半天的文和随口吐槽红心一个水平,挺打击积极性的😓😓😓😓